成都
[切换城市]
您的位置:蜻蜓周边游 > 旅游资讯 > 我的游记 > 正文

马来西亚仙本那:来来去去,谁也不是一个过客

2017-02-22  作者:danba
  马来西亚仙本那
马来西亚仙本那
       前不久,我独自来到马来西亚仙本那,考取潜水证,入住在当地的一家青年旅社。那是一间男女混住宿舍,上下铺,10张床。
  
  旅社坐落在海边,咫尺就是码头,停靠着很多游船,就是清晨出海潜水的船只。小渔村很破旧,我每天的活动就是出海潜水、回来唠嗑。
  
  作为每年外出的旅游狗,完全一个人旅行还是首次,也从来没有住过男女混住的宿舍,心中难免忐忑。我祈祷这群人不要有脚气、不要打呼噜……
  
  第一天抵达时,已是下午,海风徐徐,有点咸湿。房间不足10平米,进门左边是5张上下铺的木床,右边是浴室及储物柜,浴室门前不足2平米的空间放着晾衣架,上面挂着数十件衣物,男女内裤、比基尼、浴巾……
  
  挨到下午6点过,出海的兄弟姐妹们陆续回来,房间热闹起来,室友们来自五湖四海——汉桑、小林、小童、可汗、院长等(我后来才知道,混这圈子都有艺名的),他们大多是潜水教练或来考取教练证的老司机。
  
  肥肥是一枚天津鲜肉,说起话来,那天津味儿重得就像个行走的“狗不理”。他有一头自然卷头发,蓬松地像个爆炸头;眼睛一条缝,又细又长,我常说他:“你看到的世界是不是都是宽屏的?”个子不高,体重不轻,肉嘟嘟的模样再配上一口天津腔,喜感十足。
  
  我和肥肥是在聚餐时熟络起来的,那天我心情很嗨,一张“贱嘴”忍不住调侃他,“你能说一句标准的普通话吗?不带添紧卫儿(天津味儿)那种。”“你眼睛那么小,能看到我的全脸吗?”从肥肥的表情,我知道他很无语,谈不上生气。饭罢,他满面娇羞地留下一句:“我再也不想理你了!”
  
  冤家路窄,第二天我们俩出海居然是一艘船。清晨,他站在甲板上整理气瓶,我屁颠屁颠地跑过去:“肥肥!肥肥!”他的眯缝眼在太阳下更看不见了,他微微一抬眼皮:“嗨呀,怎么又是你?”没等我开口,他就说:“泥奏凯(你走开),我不想理你。”当然,肥肥并没真的不理我,后来我们还成了好朋友。
  
  在岛上的生活很单一,有一晚大家玩游戏。肥肥坐我旁边,当晚我穿了一件碎花吊带裙,因为本人属于干瘪身材。肥肥瞟了我一眼,然后摸着自己胸脯的肥肉,感慨:“你这(胸)咋还没有我大捏(呢)?”
  
  话音刚落,全桌都笑起来。我立马翻了个白眼:“你懂啥,这叫时髦!”肥肥从鼻子里发出一声“哼”,略带撒娇地说:“让你老笑话我!”
  
  七天的旅程很快,认识了很多人,每一个都是如此特别——为我披过衣服的可汗、给我gopro滤镜的汉桑、叮嘱我用道具不要划到手的院长、借我潜水手套和防晒霜的蓉蓉,还有送我去机场,给了大拥抱的James。
  
  岛上的人来来去去,谁也不是一个过客。

本文来源于:http://www.84piao.com/youji/3437.html

关注巴适票务公众号
关注新浪微博 抢半价门票
关于我们 | 免责声明 | 联系我们 | 巴适微博 | 闽ICP备13006968号-4
巴适票务网认证